responsible

阳光透过泛油的报纸。

之前看了《Farinelli》就喜欢上《让我痛哭吧》这曲子,也因此知道了阉伶歌手,真想穿越到那个时代听听!今天又无意翻出来听听,还是那么好听。

发现一排排树被锯掉,树干也切成几段。在这长长的路上,脚步一直踩到树枝,整个空气中都是树汁味,这时候我觉得树是有生命的。我蹲下身,数着它们的年轮,或许是有了些共鸣,我想抱下树干。
感觉有点沉重,于是走到猫屋旁,真的有只猫半眯着眼在睡觉,一个活着的生命,欣慰的摸着它的头,感受它的呼吸,抬头刚好看到天上有三颗星星。

以前觉得只要是为同一的目标而努力,部分就会成为一个整体。现在发现,人本身这个因素也能影响大的格局,无论是管理者还是普通成员。
想起一句话,我是我,我是你,你是你,你是我。

这片废墟并不美,但它吸魂魄。阵阵哀嚎在黑色中,等待一个消逝的颜色。

跟搭档相处久了,即使对方再隐藏,也能从对方的话语中看到真实的对方以及对方对自己的态度。如果是这样也没有必要再去用理解与简单化的态度去接收对方带刺的言语,理智的表达自己已是仁至义尽,再不济就来场告别。

几个字徘徊了很久,被磨圆了也没有出口。

胡思乱想

作为飘着的灵魂,我一直在寻找可以靠的地方。我曾靠在行驶的车上,有次车开太快我把它追丢了,也曾靠在河流里一块静止的石子上,可有次看到一条美丽的枯枝正离我而去,我经不住诱惑就离开了。之后我进入一片森林,那里每颗树都会说话,我想它们能告诉我哪里可以靠,于是努力在碎语中捕捉答案,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在森林里兜转着,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树说的是混沌话。我想马上离开并用尽全部的力量逃离,没曾想迎面的阻力把我撕碎了。

快放假!!这学期整天待学校,我喜欢的事情憋了好久都没做(˘̩̩̩ε˘̩ƪ)

给流浪猫做的猫屋,最开心的就是猫很喜欢待里面。diy的那个下午也很难忘,认真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忘记了时间~

转载自:eme

©responsible | Powered by LOFTER